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为“新友团”点赞  

2016-12-27 18:49:50|  分类: 人物或作品介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友”,新疆朋友也!“新友团”,这里是指原曾在新疆兵团十师一八七团等团场一起工作过的以共同经历、真挚友情为纽带,时常相聚在一起的一个20来人的小群体,它不是一个正式组织,但在这个群体中,大家志同道合,心心相印,互相照应,友情笃深,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日长时久,不经意中大家已习惯将这个小群体自称为“新友团”。“新友团”因在十师上海知青中存在时间最早、聚会次数最多、活动内容丰富、接受新事物快以及真心为大家服务等等缘故,具有较大影响,获得大家的赞誉,令人刮目相看!

 

            点赞一:“新友团”聚会最早、历时最长、次数最多

“新友团”他们最早的一次聚会,可追溯到33年前的198381日在上海复兴公园的那次聚会。那时,曾在一八七团工作过的高邦权、朱毅、周俊良、蔡静之(蔡群)、屠中孚、蔡燕华、赵周云、李敬初等一些返沪朋友,通过各种途径终于重新取得了联系,共同的经历、共同的命运使得大家聚一聚的愿望十分强烈,于是有了在复兴公园的第一次聚会,那次加上小孩,共13人。

自那次起,这些由戈壁友情为纽带连接在一起的战友们,聚会不断,一发不可收,即使工作(第二次创业)再忙、维持家庭生机再辛苦,也要每隔一段时间,设法大家聚一聚,一起聊聊家常,叙叙创业之艰难,重温昔日之战斗友情。后来随着联系上的人逐渐增多,“新友团”人员从起初的6~7位,逐渐扩展稳定到现在的20多位,而当年首次聚会的一些朋友不经意就成了“新友团”每次活动的组织者和核心人员。

33年来,“新友团”组织了大量聚会活动,自2000年以后,他们开始将每次活动的内容、地点、参加人数等,都详细记录在案。据统计,自2000年以来的17年间,“新友团”组织各种活动258次,其中聚会(含聚餐)174次,本市游览51次,外地游览31次(达102天)。尤其进入2016年,活动之多更是惊人,累计达48次,几乎平均每周都有一次活动。实在令人惊讶!羡慕!从中也足以证明“新友”这一特殊群体,他们之间友情之深非同一般!

 

点赞二:“新友团”成员对新生事物,勇于探索、善于学习

    我曾在2011年撰写的《在上海的原新疆兵团十师人》一文中,曾介绍过“新友团”中的高邦权、朱毅、郁汝璞等几位,他们善于学习,勇于探索,接受新事物之兴趣不亚于年轻人。在信息技术飞速发展的年代,他们通过认真学习和摸索,成为最早掌握电脑操作技术的行家之一,并在他们的带领下,“新友团”很快掀起了学习电脑操作的热潮,我本人就是在那时学会的。那时在老知青中玩电脑还不多见,“新友团”可以说是一个创举。在这基础上,“新友团”很快又创建了“新友”和“良知”两个博客网站,建立起了信息交流平台。后来,随着影响的扩大,这两个博客网站逐渐成为十师朋友交流的平台,并先后有一八一团、一八三团、一八七团、一八八团、一八六团等团场的几十位“新友”在这两个博客网站上登载了自己撰写的文章,进一步提高了“新友团”两个博客网站的影响;同时,也正因为有这么多文章的出现,为“新友团”人员后来发起组织编纂十师上海知青回忆录《北屯情》一书增强了底气和信心。

  “新友团”中的高邦权、朱毅、郁汝璞等,不仅是电脑操作高手,而且还通过不断摸索和学习成了摄影、录像、制作幻灯PPT和视频的专家。30多年来,他们为“新友团”拍摄了数万张照片,精心制作了成百部的幻灯和视频,由此“新友团”的每次活动都存有珍贵资料。我曾经在《将我们知青朋友永远放在心中的人》一文中专门对“新友团”的高邦权和朱毅夫妇作了详细介绍。文中写到:“为了我们的聚会、为了拍好照片摄好录像,30年来,从当初的胶卷相机、后来的数码相机直到如今的摄像机,她们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次;每次活动拍摄的照片影像,她们都还要印照片,制作成录像碟片。当初使用胶卷相机时,每次印照片,少则几十张,多则一、二百张,代价很大,每次都无偿送给每个家庭、每个人,从未收钱。后来有了摄像机后,她们不但每次背着摄像机忙前忙后为我们摄像,回来后还需花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剪辑制成录像碟片。她们这种费力费钱的‘傻事’不知已干了多少年。”

由于他们的努力,“新友团”的聚会活动始终搞得生气勃勃,丰富多彩。

近年来,随着微信的发展,“新友团”的朋友们又最早学会使用微信,并建立起微信群,起名就叫“新友团”。有了微信群,大家互通信息和交流更迅速方便了。

 

点赞三:“新友团”成员亲密无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新友团”这个群体,在屯垦戍边艰苦奋斗中形成;在“爱国奉献、奋发向上”精神鼓舞下志同道合;在无数相聚中友情不断加深,从而形成了一个亲密无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永远难舍难分的群体!

“新友团”成员中曾出现过多次家庭有难、有病、亲人去世或发生意外等事情,此时朋友们都会在第一时间与他一同分忧解难,尽快帮他从困境中解脱或将事情妥善处理好,大家深深感受到“群体”的爱。

在发生的众多事件中,有一件事最令人感动和难忘,那就是“新友团”的朋友们利用“群体”的力量和优势,精心照料患病的赵周云数百天,直至为他送终这件事。

20096月,“新友团”成员、独身一人的赵周云,被医院确诊为肺癌晚期,并告知拖不了几个月,此时大家心急如焚、难受至极无法言表。赵周云的病情牵挂着这些昔日的患难战友,在没有人号召的情况下,大家自觉安排每天确保有人去医院或家中陪伴赵周云。赵周云病重的400多天,这些挚友不管刮风下雨,还是炎夏以及路途遥远,始终坚持轮流有人陪伴在他身旁,安慰鼓励他,增强他的信心,分担他的痛苦。在这期间,高邦权、朱毅夫妇自费为赵周云买来轮椅,方便他下床活动;屠中孚主动担当起每次为他洗澡的重任;赵周云在服中药期间,徐国民、许雪梅夫妇每天负责将存放在他们家冰箱中的中药汤剂温热后送到医院,并不时为他换洗内衣等;凌绍方、郁汝璞、蔡静之、蔡燕华等每次看望时总给他带来最爱吃的菜肴点心等;“新友团”全体成员与他弟妹们一起在美林阁酒店为赵周云做生前最后一次生日;高邦权夫妇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还以最短的时间,将他视为生命一部分的全部书法作品拍摄下来,精心制作成碟片,了却赵周云最后心愿……

201088日,赵周云走完了人生最后的旅程。朋友们又与他的弟妹一起为他隆重举行追悼会;前往苏州举行骨灰落葬仪式;去世一周年时,“新友团”的朋友们又为他举行追思会,纷纷撰写纪念文章,并特出版《纪念赵周云逝世一周年专辑——缘》。

赵周云在病重期间,他不止一次对他的弟妹和“新友团”的朋友说:“我这一辈子,有这些新疆朋友足矣!”这是他发出的肺腑之言!

“新友团”所做的这一切,无不渗透着我们新疆上海知青之间的那无私、崇高的友情!

 

点赞四:“新友团”成员是最早动手记载十师上海知青历史的人之一

十万上海知青支援新疆建设的这段悲壮辉煌的历史,历经半个世纪,由于各种原因,至今还没有专门机构来关心和记载新疆知青这段历史,也因此大量的历史资料几乎遗失殆尽。而这段历史的亲历者,即使还健在,也已年已古稀,因而尽快将他们身边仅存的已少得可怜的历史照片和文字资料收集起来,将他们脑海中还留存的那些历史记忆挖掘出来、记载下来,显得十分紧迫。这不仅是为了这些老知青自己,更是为了他们的后代,为了国家留存下一份重要遗产。

“新友团”的朋友们,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早已开始行动,自觉地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他们是新疆兵团知青中最早写回忆文章、出版回忆录,宣传支边知青的一批老知青之一。

据统计,自2005年以来,“新友团”中已有10多人,共撰写了40多篇回忆文章,收集了数百张历史照片。其中《历史将永远记住兵团教育事业的开拓者》、《世上无难事只要敢登攀》、《记欧亚草原丝绸之路研究所所长张志尧》、《人间自有真情在》、《记第一次回乡探亲之旅》等多篇文章,还分别被《知青.上海》杂志、《上海风采报》、《浦东档案专刊》等登载。 2008年以来,“新友团”成员先后共出版了6部回忆录,其中有《回眸》、《泪洒戈壁滩》、《历史的记忆》、《悠悠岁月》、《在新疆的岁月》、《岁月的痕迹》等。由于篇幅关系,这里不再展开。

 

点赞五:“新友团”尽其所能,努力为十师上海知青服务

新疆上海知青是在屯垦戍边伟大事业中建立起来的具有极其深厚友情的一个群体。该群体所具有的为国为民无私奉献的精神始终深深根植于他们心中。多年来,“新友团”成员尽其所能,不仅为本群体,而且为十师的上海知青做了大量有益工作,获得了大家的赞誉。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新友团”成员积极参与和组织大型知青活动。

回沪后的十师上海知青,先后组织了众多以团为单位的大型聚会。组织大型聚会,从筹备到正式开会,需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尤其需要有带头人来组织。

“新友团”的朋友不负众望,曾先后组织参与了一八三团和一八七团联合举办的2004年、2005年、2009年和2014年四次大型聚会活动;“新友团”的成员周俊良曾参与组织了农十师政校六五届学员的1995年至2015年之间的共10次大型聚会活动。

2“新友团”成员为编纂出版十师上海知青回忆录作出了重要贡献。

十师上海知青从2013年至2016年,先后出版了回忆录《北屯情》和十师上海知青屯垦戍边资料——《文集》、《影集》全套资料集,历时三年,工程浩大。“新友团”有关成员放弃全部休闲时间和家庭琐事,全身心地投入此项工作。从发动筹备、资料收集、文稿修改、编目制定、排版设计,到资金筹措、联系印刷等等,全过程都亲自参与,并与整个编辑团队密切配合,最终出色完成了回忆录的出版工作。这些资料已成为上海知青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屯垦戍边的最重要最完整的史料,已被上海市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资料中心、首都图书馆、中国出版物博物馆、新疆兵团知青馆、石河子军垦博物馆、新疆大学、十师档案馆、上海市浦东档案馆等收藏。可以说,“新友团”功不可没!

3、由“新友团”发起为十师亡故上海知青立碑

20125月,经“新友团”成员主动联系并获上海奉贤海湾园知青广场大力支持,最终由知青广场无偿将十师71位已故上海知青的名字全部镌刻在该知青广场的“亡故知青纪念碑”上。纪念碑的建成,为十师上海知青从此有了一个凭吊已故战友的场所。4年来,先后已有一八七团、一八八团、政校六五届学员、一八一团、一八三团等,共组织6次前往知青广场举行祭奠已故战友和参观知青博物馆的活动。

4由“新友团”人员负责整理上报的《舍己救人的潘梅根》、《画家姚建峰》两份资料,接上海师大新闻学院的通知,已被该学院即将编纂出版的《上海名人词典》录用。

 

最近,微信上广传著名作家莫言对“群”的表述,他说:“群是个集体,也是个家,是知识的海洋,是心灵的港湾,是事业的平台,是休闲开心的驿站。”

“新友团”就是个“群”,一个集体,一个家。几十年的戈壁深情和相聚,大家已离不开这个家,大家牵挂这个家,珍惜这个家。正因为有了这个特殊的“家”,“新友们”晚年生活得更充实,更精彩,更美满……

和谐社会需要无数个“新友团”这样的家,这样的“”。为此,我要为“新友团”点赞!

 

     (良知 2016.12.27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