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北屯情》文章选登:零下40多度的感受 吃生羊肉的滋味(黄玉春)  

2014-10-27 10:38:17|  分类: 往事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这是由原新疆兵团十师186团上海知青黄玉春撰写的一篇回忆录,记录的是他当年与同事们为抢救国家和集体财产,奋不顾身,冲锋在先的那段史料,读来令我们深深感动和震撼!当年,在屯垦戍边第一线,我们有多少上海知青就是这样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了保国固边,可以毫无保留地奉献出自己的一切!

                                         ——编者

   

零下40多度的感受  吃生羊肉的滋味              

196733日晨,被当地称为“闹海风”的可怕的狂风暴雪光顾了吉木乃县。10级以上西北寒风,夹着漫天飞雪,在此大发淫威,气温急剧下降到零下40多度,大地被厚厚的大雪完全覆盖,雪堆、雪壩四处可见……

 34日晨,一阵急促的哨音在连队响起,只听一连连长刘兴义在过道内大声喊叫:“大家快去吃饭,8点钟在礼堂召开紧急会议!”

我和同宿舍的同志急忙拿了饭票准备出去买早饭,但高高的大雪几乎把门堵住,我们硬是挤出一条缝,掏了一个雪洞,穿过雪洞奔向食堂。到食堂仅有20多米的路,但等打上热气腾腾的馍馍,再回到宿舍时已经馍馍冻硬了,只能放到炉子上烤了再吃。

740分,我们就赶到礼堂开会,一进门,就发现团长马连保也到了我们连队,在连领导的陪同下,早已在台上就坐。

8点整,一连指导员张福柱宣布会议开始。他沉重地说:“我们一连出事了!据羊倌薛宝民报告,昨晚,‘闹海风’将我们连队的羊棚刮塌了,600多只羊也刮跑了。两位羊倌寻找到半夜,不见羊的踪影,现小马羊倌一个人还在周围继续寻找。此事我们及时电话通报了团部,马团长也立即赶到了我们一连。我们连部几个领导商定,决定立即组织人员去寻找,去抢救,要把损失降到最小!下面请马团长指示!”

马团长立即站起来说:“我只说几句,羊是国家财产,但‘闹海风’还在肆虐,因而组织人员去寻找,去抢救,一定困难重重,任务非常艰巨,但又刻不容缓。具体人员组织有连支部决定,我们团里会全力支持你们!”

接着张指导员大声说道:“我们首先要组织一个抢救先遣队,现在可自愿报名,最后由我们连领导选定后,立即出发!”

当时我是由团部学校下放到一连的,正在劳动锻炼,我想这是一个锻炼自己的最好机会,我一定要争取去。我当即向指导员报了名,并对马团长说:“团长,你可要帮我说几句噢,我一定要去参加抢救羊群!”

会上,一共有11人报了名。经连领导与马团长商议,最后决定由指导员张福柱(46年老八路)带队,由羊倌薛保名、马成林(老新疆回民)、黄玉春共四人组成第一批抢救队,前去寻找。并要求马倌亚克西马上回去落实以下几件事,即准备6匹战马,并喂饱;带上6小口袋玉米(每袋两斤左右);6套战备用马鞍;四件军用大衣,4顶狐狸皮帽子。还要求食堂立即准备干粮,把馍切片并油炸成油馍,拿点咸菜分成4包,送到马厩。同时要求连部其他领导组织好第二梯队,需要时马上赶去。第一梯队决定9点整时出发。

830分,我们几个人员就已穿好了皮袄、皮裤、毡靴,戴了皮帽,在张指导员的带领下来到马厩。马倌亚克西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所有的必须品,我们几个赶紧给各自马匹带上马叉子、上好马鞍、紧好肚带。

这时马倌亚克西还专门递给我一张羊皮,一条带子,让我把羊皮吊在胯下,保护好小便那个“器官”。还说:“上海人好样的!”我从内心深处真切体会到老一辈职工对我们的关怀和爱护。

9点整,我们一行4人,骑上马,牵着两匹备用马,向放养600多只羊的冬窝子方向开进。风雪越刮越大,“闹海风”似乎硬要与我们作对,阻挡我们的前行。路上不时出现雪堆、雪墩、雪壩挡路,马匹使劲攀爬才能慢慢地过去,有时雪壩有三、四米高,只能绕道几十米,甚至几百米才能过去。

狂风呼啸,雪越下越大,我们全身虽全副武装,但还是感到寒冷难熬。放眼环视,白蒙蒙一片什么都看不见。马匹前行速度越来越慢,马儿每爬过一条雪壩,都要吐几口粗气,平时骑马不到一小时的路程,现在走了几个小时,还未能到达……

下午1点多,我们终于到达了羊群冬窝子。原由树枝、牛粪等搭建的羊棚早就被掩埋在雪堆里;只见一间未倒塌的房门口挖了个大雪洞,我们几个下马,拴好马匹。钻进房子里,由于大雪把窗户堵死,里面黑呼呼什么也看不清。指导员用手电找到一把铁铲,到外面把窗户上雪挖掉,屋内亮了不少。我们又用铁铲,在倒塌的羊棚上往下挖,看看有没有羊被埋在下面。虽然我们开挖了好几处,除柳条、牛粪等杂物外,未找到一只羊。

这时去周围找羊的小马羊倌,也骑马回来了,他也没有找到羊。他对指导员说:“羊群很可能顺风跑了,我顺风找了半天也没有找见,回来想吃点东西,喂喂马,再去找。”

大家进屋准备吃点东西后,再一起去寻找。小马从桌上的筐里拿出几个馍,冰冻得硬硬的根本没法吃,房子里又没有干牛粪、柴禾之类的东西,无法生火烤馍。我说我们带有油馍,随即拿出几片油炸馍片给了小马,我也拿了一块放到自己嘴里,硬邦邦也咬不动,只能咬下一些馍皮含在嘴里化开后,才慢慢咽下去。若现在去雪地里设法找些干柴禾,再生火做饭,绝对没有时间的。在这种情况下,指导员无奈地说:“我们先找羊,找到羊后再搞吃的。”

我们在指导员带领下,继续寻找羊群。从下午找到天黑,从天黑找到深夜,也不知走了多少时间,翻过了多少个雪堆、雪墩、雪壩,由于风雪过大,一片缭乱迷茫,周围地形地貌根本无法看清,没有了参照物,因而也搞不清已到了什么地方,羊群也依然没有找见。这时张指导员用手电看了看手表,已是第二天凌晨一点多了。

186团是一个边境农场,团场西边与原苏联(现哈萨克斯坦)接壤,那时中苏关系非常紧张,一旦走出国界,将带来很大麻烦,因而大家心里不免有些害怕、紧张。虽然风向是西北方,顺风走是东南方向,但当时谁也无法确定我们是在往东南走。

指导员冷静思考后说:“我先去探探路!”

在不远处我隐隐约约看到有一棵树,指导员正骑马往树边走去,我们也跟了过去。指导员下马仔细摸了摸树干前后的树皮后,肯定地说:“没错,方向对的,走吧!咱们继续往前走,到前面山尔卡其山谷就好办了!”

我们又走了好长时间后,翻过了一座小山,不久又被一座山石陡峭的大山挡住了去路,但这里风雪小了好多。指导员说:“不走了,山尔卡其山谷到了,羊群可能就在这山谷里。”

我们随即都下了马,给马喂了点食,让马也休息一会。大家也都在原地动动,在这零下几十度寒冷天气中,如果不动,人就会冻坏的。这时,东边天空已有些发白了,天快要亮了。不知什么时候大雪已变成了细小的雪花,风也小了些。但是我感到这风越来越刺骨,凌晨气温急剧下降,我们身上的皮袄、皮裤、狐皮帽、毡靴等好像都不顶事,浑身就如赤身裸体一般。头颈处冰冷无比,我用手一摸,狐皮帽与大衣领交接处,已被一条圆弧形冰条冻在了一起……

天逐渐亮了。“上马找羊去。”指导员又下了命令,我们几个赶紧清除掉马鞍上冰雪,刹紧肚带,准备上马,但我的双腿已冻硬,两次上马失败,指导员见了赶紧过来扶了我一把才总算上去。我们在山沟里大约又走了半小时,此时猛听见前面的小羊倌高兴地大叫道:“快来呀!羊群找到了!羊----了!”只见远处山沟里有上百只、浑身都是冰雪的羊都紧紧地挤在一起互相取暖。

我们几个兴奋极了,可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喜悦!赶紧用大腿一夹,“驾!”的一声,骏马飞奔而去。羊群周围的雪地上,只见有一串串热气冒出来。老新疆马成林说:“冒热气的下面是被雪掩埋的活羊,要赶紧挖出来!”很快他从雪地里挖出了第一只活羊。我们几个赶紧下马,把缰绳拴在腰上,一起帮忙,我们把挖出来的羊放到羊群里,其中不少羊已经站不起来了。

埋在雪中的羊都找出来后,马成林对指导员说:“指导员,我们几个已经有一天没吃东西了,饿的实在没力气了,这些羊有不少活不了了,我们弄一只填填肚子吧!”指导员说:“这怎么吃?”马成林说:“我有办法。”只见他拿了一只快要死的羊,动作娴熟地对着羊脖子捅了一刀,放了血,又用刀切开了羊肚子,把羊皮往两边一扒,用刀从肚子上割下一条肉,然后切成五块,将其中的一块给了小马,小马拿起就吃,还说挺好吃!第二块递给我,接着又给了指导员和薛保民各一块。马成林看我拿在手里的羊肉不吃,赶紧说:“黄玉春快吃,肉冻了就不能吃了!”我看指导员他们都吃了,我的肚子也确实饿坏了,咬咬牙,闭着眼,就把羊肉送进了嘴里,奇怪,这羊肉怎么没有什么怪味膻味,还挺嫩的!就这样把一块羊肉几口就吃了下去了。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开了吃生羊肉的先例。在那特定环境的瞬间,什么奇迹都能发生!倘若现在再让我吃生羊肉,简直不可思议了。   

这时天已大亮,连长和副指导员带领的又一梯队乘坐拖拉机、牛爬犁、马爬犁,也赶到了山尔卡其山谷,加入到我们队伍中。

在连领导的指挥下,我们把能走路的200多只羊用拖拉机拉到连部仓库空房里暂时圈养;不能走动的羊装上牛马爬犁,并盖上毡子、大衣等,拉到连部,生起火炉,进行人工喂养。这样来回四、五次,羊群全部拉了回去。

这次“闹海风”,我们连队600多只羊,有300多只羊获救,200多只冻死,损失惨重。后来我们将冻死的羊皮剥下来卖给外贸公司,羊肉按当时肉价(每公斤0.48元)对折,分给职工。我们几个吃生羊肉的,每人也交了0.50元。

在这次“闹海风”抢救羊群的战斗中,我们186团的张福柱、薛保民、马成林、黄玉春,还有羊倌小马,均受到了农十师党委的嘉奖,并通报全师。

事后,我们又对张福柱指导员在关键时刻,能准确辨别方向一事,专门询问了他,指导员解释了缘由,他说:“因为树干的南边由于阳光的长期照射,可能是光合作用吧,树皮生长的都不太平整光滑:而树干的北面,阳光照射不到,都比较平整光滑。南北方向一定,东西方向也就自然确定了。”我们对指导员的“经验之谈”佩服之至。

但也由于这次严寒与饥饿的伤害,致使我们一些同志落下了各种疾病,我也得了风湿性关节炎和前列腺肥大等病,久治未愈。

忆往昔,峥嵘岁月中,往事如云如烟。那时,我们知青个人的命运始终自觉地与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可以献出自己的一切,直至生命!我们有着无比坚强的意志与毅力,有着博大的胸怀!当今援疆干部的声誉响彻上海的每个角偶,但在祖国大西北的这块浩瀚辽阔的大地上,早在四、五十年前就已出现了我们这支十万援疆知识青年大军,而今却几乎被人遗忘!我个人作出的贡献是微不足道的,但我们十万大军作出的贡献是辉煌的!历史总是公正的,我们坚信上海知青在祖国的宝地——新疆谱写的壮丽诗篇,终将被载入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

                   

                (作者  黄玉春  新疆兵团十师186团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