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2014-05-10 10:41:33|  分类: 《魂牵阿勒泰(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这是我2011年夏天回新疆之后写的随笔,没有写完,因为写着写着,那种感动与震惊竟从我的笔下流失了。笔拙。也许只有沉静下来,才能把心中的歌化为理性的思考,奉献给垦荒者与开拓者。

 这些日子一直在思考我的“支青”身份,它是我生命的乐符,在人生交响曲的主旋律中,既是最强,也是最弱;是欢情,也是悲歌;有成功的凯旋,也有遗憾的哀叹......

一切都发生在克木齐,我的第二故乡!

假如说2011年是人归,那么即将陆续上载的应是情归!

  

重返第二故乡

 

我去了新疆,并且至今仍未回过神来,所谓的“咫尺万里”我正真切地感受着它带来的无奈。有些人想见却没能见到,有些人想与之深谈却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我无法了愿了:不可逾越的空间与时间!即使有email,可以发短信,但那哪是可以与促膝相谈相提并论的呀!

新疆的变化始料未及。

首先是平顶山上长满了灌木、花草,当王江的越野车在山顶上停下来,停靠在一座古色古香的亭台边上时我无法相信眼前所见:正前方的平台用白色的围栏围着,下面北屯新镇屋宇栉比鳞次,天蓝、橘黄、暗红与白色相间,被额尔奇斯河两岸的暗绿的原始森林衬托着,显得格外亮丽,鲜艳。我拍下了第一张“北屯印象”。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右边的山包上成吉思汗的坐骑腾空欲起,一条栈道将观赏平台与之连为一体,不少游客在拍照留念。他们崇拜那个征服了整个欧亚大陆的英雄,我却在感叹开发了平顶山的北屯人,其实我在由乌市开往北屯的火车上,已经感慨于开发边疆的老一代人的伟大贡献!农七农八师动则七、八百亩的条田何等的壮观!一个去哈纳斯旅游的中年人不无自豪的“吹”得一个年轻女孩不停地“啊”,其实他所说的都是我们当年的普通劳作——拉爬犁呀,掰苞米呀,听得那个女孩双目发亮!我向来以181团一营的条田自豪,而且因此特别敬佩当年指挥平整条田的林洪福副营长,好像他是国民党起义人员,给我的印象为人十分低调,但在农田管理上一丝不苟。我在大田里劳动时听班长说起过,一营的条田,最大的四百多亩,特别是二连的样板田,是林洪福领着职工一锨锨平整出来的!而七、八师这么大的条田,当年要花多少功夫才能建成!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可与平顶山工程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听王江说开发平顶山时怨声载道!可不是吗,从初中生到退休的干部工人,从北屯到团场,任务定死了!而种下一棵树先要用钢钎凿洞:深50公分,直径30公分,凿去石头后要去山下背土、肥;今年没有成活明年再种。从以色列引入了地灌的技术,保证了树苗的灌溉……

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辛苦一代,造福万代!当时的师长说:要改变农十师先要改变环境!但改变就要付出。奎屯、克拉玛依、石河子……兵团人的付出:昨天的和今天的,起义人员和复员军人,支边青年和自流人员,当年被分为三六九等,但付出是一样的;今天他们的后代有的已成伉俪,但在继续付出,共同享受。一座平顶山见证的是不同的时代,一代一代的付出,共同的精神!

我正感慨时儿子从上海来电问安,我告诉他平顶山上现在绿树成荫,灌木丛生,野花遍地,他的一句“不可能”让我更是被“北屯人”感动了,被兵团精神感动了:他们让荒山秃岭,黄沙戈壁变成了绿水青山,变成了万顷良田!让不可能成为可能!成为现实!今天去北屯旅游的人很难读出个中的变化,读出那份独属于我们的感动!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我终于回到了梦牵魂萦的181团一营。

吃了午饭就去了二连,我想去看两个学生。其中的一个我在上海时已与她通过话,知道她在当小学老师,暗自庆幸她不必面朝黄土背朝天。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车子开进了二连。两车道的柏油马路两旁长着海棠,树下是金黄色的雏菊。车子慢慢地行驶,大约前行了三百米,在左边的一个院落门前停下了。我叫着那个孩子的小名,随着一声声欢愉的应答,院子两扇赭红色的大门打开了:右边是一排砖墙平房,大约有四五间,窗子很大,可以看见屋里的窗台上花热情地开着,争妍斗艳;屋前是水泥铺的场地,与院门相连。右边是个大院子,估计有个七、八分地,种着玉米、向日葵、土豆、西红柿、辣椒等,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的蔬菜。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我拥着这个“孩子”——两个孩子的妈妈,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她告诉我丈夫去拉煤了,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崇明工作,正计划着为孩子买房凑个首付,女儿也在读大学……我先前以为她也会像她妈妈一样,为了给儿子攒几个钱,成天屋里煮着猪食,院子里养着鸡鸭;屋子里猪草柴禾乱堆着,院子里尽是鸡粪、鸭粪没有下脚处。她从小懂事,总是尽可能帮着妈妈打扫院子,打扫房间,喜欢到我们家看书,羡慕我们不必为“小动物”操劳。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我把她的“卧室”“书房”“次卧”“客厅”一一照了下来,让自小和她作伴的女儿看。这样的变化哪是我们始料可及的!她家厅里的地砖擦得光可鉴人,以致我不小心把西瓜汁滴在地上后本能地用餐巾纸擦。“啊呀,程老师你干啥吗!不要紧的,本来就不干净!”

她告诉我这房子是三年前自己出资三万,国家投资七万统一盖的。有两种,还有一种是“父子房”,还要大,她的儿子不会回来了所以没有摊上大的。在我看来已够大了:二十平米左右的开间,大概有三间,而且他们的厕所都在院子里,我到的人家都是这样,因为种的东西要施有机肥——肥水不外流。院子里也用地灌,鸡鸭都圈在院子边的围栏里,围栏边还有几棵果树,树下还种着花。后来她告诉我这“花”叫百合。

《魂牵阿勒泰(北屯)》专栏:重返第二故乡   ( 程炎) - 良知 - 良知的博客

 在二连我还遇见了一个孩子但不认识她了,说起来我立即从她脸上找到了过去的模样,还记起了她的父亲是有名的劳模,只是她的打扮很时尚:长发被染成了褐色,起着大波浪,低胸的连衣裙,半高跟的凉鞋,我实在无法把她和农工的形象连在一起。她盛情邀请我去她家,也是搬出了一大堆水果;告诉我她的地包给别人种,自己干些副业,丈夫是水管站的,他们的年收入接近两位数(以万为单位)。出来时她没有关院门,我提醒她,但她告诉我白天没事,路两边的海棠也不会有人采,自家院里的都吃不完,没人要。

           ......

 

           

(摘自《yanyan的博客》  作者  程炎   原新疆建设兵团第十师181团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