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往事回首:福海惊魂 (樊恭贺)  

2013-07-02 16:53:22|  分类: 往事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在新疆农十师二场(现187团)副业队下属的捕鱼班工作。每年56月份要到一个名叫“四十五公里”的地方捕鱼,这里属于阿勒泰的福海地区,我们就在海边挖建地窝子居住。

说是海,实际上是一个内陆湖泊,直径大致在二、三十公里左右,绕海边一圈,汽车也要大半天。

那时我们每三人安排一条船,每人携带9片渔网,每片网长约30米。每天傍晚我们出海下网,将船划到作业区,一人继续划船,一人站在船头下网,另一人坐在船边接头,27片网洋洋洒洒绵延近一公里,最后再绑上一面小红旗,小红旗的另一端绑上一块大石头沉入大约3米多深的水底。到第二天清晨,我们再划船到作业区,先要找到小红旗,拉起大石头,然后开始收网。鱼多的时候网上挂满了鱼,拉起的一片片渔网成了鱼绳,船回到驻地岸边,把鱼从网上摘下来,再把网展开整理好,晒在柱子上。到傍晚又开始划船出海下网,周而复始……

小时候我一坐上公交车就要晕车,所以刚下海时在颠簸摇晃的小船上,我也晕得特别厉害,但经过磨练,一切都克服了,就是站着下网也不晕了,一切就如在平地上一样,甚至还觉得随着小船上下颠簸无比地惬意!

一天我们又出海了,想不到遇到了天大的麻烦,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那天我们一组3人,另两个,一个是上海知青吴志伟,一个是复员军人名叫刘时会,三人中就刘时全会划船。出海时,有同事提醒老刘“可能要刮风”可老刘坚持要出海,他表示即使刮风 我们也可以尽快靠岸的。结果我们船还没有到作业区就刮起了大风,且来势凶猛,海浪打在船身上发出“啪啪”声,船身不停摇晃,我真心里感到害怕,赶紧说:“老刘,我们快回去吧!”不料我们的主心骨老刘也哭丧着脸说:“回不去了!”尽管老刘奋力划船,已无济于事,船离岸却越来越远,而此时浪却越来越大,船随风起伏也越来越大。四周望去哪有边呀!只见白浪滔天,天水一色,心想完了!生死难卜啊!我们两个支边青年还没有结婚呢!正在胡思乱想时,只听到老刘“哎唷”一声,原来联络船帮和划桨的皮条断了,这下船就失去平衡,也失去动力了。我赶紧双手拿桨,与老刘各划一边,但要想靠岸是不可能了。我们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叫了起来,是不是叫“救命”已想不起来了。正在此时,突见前方有一条船向我们驶来,靠近后才看清原来是安徽人黄金荣和河南人郑中华两人。黄金荣是我们副业队在额尔齐斯河捕鱼时的船老大,划船水平相当高,他非常熟练地和我们会合,然后用一根粗绳将我们两条船连接在一起,五个人齐心协力向岸边奋力划去,靠岸时,大家都已筋疲力尽。上岸后,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离岸足有5公里的驻地,这次“惊魂”在我心中久久未能散去!

自从发生这次危险后,我下定决心要学会划船,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经过我不断摸索,用心学习,终于掌握了划船技术,甚至还学会了织网补网,并懂得了观察天气变化的一些经验。

         (作者   樊恭贺   新疆187团上海知青 )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