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我当政协委员(刘祖根)  

2013-05-02 21:06:39|  分类: 人物或作品介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3年~1997年,我在新疆石河子市当了一届(五年)的政协委员,属无党派群众身份。现在想来,当年的参政经历还是蛮有意思的。

    刚开始,我连政协是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我想,事由规矩,人有方圆,对于政协,各方面的解读可能会有歧义,但追根究底,还得按照政协章程办事,于是我认真研读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章程》。章程明确规定:政协委员的根本任务是参政议政,其主要职责有两条,一曰政治协商,二曰民主监督。

    所谓政治协商是指对国家和地方的大政方针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重大问题在决策前进行协商和就决策执行过程中的重要问题进行协商,上至领导人的人选,下及群众生活的重大问题,外含外交方面的重要方针政策,内涉政府部门的日常工作。

    所谓民主监督是指对国家法规的实施,重大方针政策的贯彻执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工作,通过建议和批评进行监督,监督的内容就更广泛了。所以,政协委员有许多工作可以做,而且能起到实质性的推动作用,不像有的同志跟我讲的,政协“只不过是花瓶一个”,当委员的也只是“发发牢骚,鼓鼓掌而已”。

    第一年熟悉了一下政协的情况,第二年我就惹出了一件大事。

    我是教育界的委员。这时《教师法》已颁布十年了,但是石河子市及所属兵团农八师的许多企业学校教师的工资依然不能按时发放,有的困难农场拖欠达数年之久,导致学校的教学次序混乱,教师纷纷流失。我觉得这么严重的问题,怎么能熟视无睹呢?然而,因为此类现象已经沿袭多年,一般的催促根本不起作用,以前也有人提过,有关部门总以企业自负盈亏为由,一推了之:第一线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谈何教师呢?

    那年盛夏,我结合《教师法》及中央领导人的最新指示,起草了一份紧急提案。然后从我熟悉的教科文卫界的委员开始,一家家上门,征求意见,有50位委员签了名(石河子市政协只有100多名委员)。作为一份集体提案,我先提交政协领导过目,岂知政协主席一看就发火了,把我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训斥:

——“你纠集这么多政协委员想干什么?”

——“你这是在‘帮忙’,还是在‘添乱’?”

   因为我是非党员,他更气呼呼地上纲上线了:“你想和共产党唱对台戏吗?”

   我冷静考虑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一切都合法合理,所以等他发完火后,我只是心平气和地问了一句:“我们提案符合政协章程吗?”

  “如果符合,请代为提交有关部门,出了事我负责。”

   显然,这在当时当地,是一件颇具政治风险的事。

   然而,因为这事正义,所以在师市党委收到并讨论该提案后,给出的答复恰恰是“此件很好”!,而且专门下达文件规定了整改措施。

   于是,一切烟消云散。

   那几年石河子市的治安状况不太好。

   一天深夜,在市中心大街的一家餐馆里,三个歹徒吃喝完了还寻衅滋事。餐馆的两名保安,一个借报警溜了,另一位青年保安毫不畏惧地上前制止,结果被歹徒拉扯到门外杀害了。

  事后,尽管公安局抓到了其中的两个,但他们把罪责都推脱给在逃的那个同伙,那个逃犯抓不住,事情就结不了案;有关部门就无法向上级申报烈士,家属也无法申领抚恤金。更蹊跷的是,时间长了,罪犯的家属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公安局把在押的两个罪犯也放了。于是,餐馆老板不赔,政府部门也不补,这名英雄保安的家庭丢了人,又折了财,社会上还议论纷纷流言丛生。当他白发苍苍的父母找到我们反映情况时,已经是欲哭无泪了。

   我们走访了公安局,公安局说申报烈士是民政局的事;我们又去问民政局,民政局说公安局不报给我们,我们也没法上报。而公安局又以罪犯尚未抓到为由,无法确定该保安的行为是否符合烈士标准。转了一大圈我明白了,这烈士的父母只是农场里的普通农工,没关系,没门路,再在这个漩涡里推诿下去,永远不会有结果的。

    恰恰那年政协年会召开了。我们科教文卫口的委员们知悉此事后都很生气。我不失时机地提出使用对政府部门的质询权,这个时候,民政局长、公安局长是不能不到场的。这么多义愤填膺能说会道的委员的质问,搞得那些领导手忙脚乱,满头大汗,语无伦次,狼狈不堪。那边,政协的秘书们还等着收集材料写简报呢!

    事后,他们感到众怒难犯,不知道想了个什么办法,终于将牺牲的保安申报成了自治区的烈士。当该新闻及烈士事迹在《石河子报》报道时,广大市民真正感到社会伸张了正义,烈士家属也得到了抚慰。

 

 记得还有一次政协年会的闭幕式前,师市党委第一书记的发言稿事先打印发了下来,我发现对官员的反腐倡廉没有提及,而这时,中央和自治区领导已再三讲话强调这个问题,石河子在这个事情上也频显端倪。可是时间已等不及我再写提案——领导已经坐上了主席台,快要开会了。我只得匆匆写了个字条递上去,想不到果真引起了领导的重视,在作报告时,即兴增加了相关内容。

 

 我感到,政协的作用,在政协章程中规定得明明白白,问题是你怎么吃透精神正确理解,敢不敢履行自己的职责,以及怎么巧妙地实现自己的使命。既然要力主正义,就要敢于突破陈见,尽职时不必太顾忌“越位”,帮忙时难免会“添乱”,即使有点闪失,人们也是可以原谅的。我从当政协委员的第二年起,年年都有78个提案,去头掐尾,连续三年被评为《优秀政协委员》。

 在当了几年的政协委员后,我开始对政协工作的理论作进一步思考,比如“政协应不应该受到监督?”,“对新政协委员应该加紧履职前的培训”等,还每年坚持在原单位向群众述职。这些探讨有的还总结成文见著了报端。

 可惜,98年在这一届政协结束时,我就调回上海了。

(作者简介:刘祖根,上海知青,回沪前为新疆石河子总场中学教师,1978年参加全国高考,获新疆自治区高考总分第三名,被新疆师范大学录取。)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