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往事回首:航运队上海知青二三事 ( 王新根)  

2013-12-11 20:18:47|  分类: 往事回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航运队创建于1962年,属新疆兵团农十师北屯机运处管理。它的任务是把生产资料、日用百货等物资从布尔津运往西北边陲的185团。

布尔津码头到185团,全程180公里。一艘100匹马力的汽艇,拖着装满4050吨的驳船,下水——从布尔津码头到185团一天到达,78个小时;上水——185团到布尔津,因逆流而行,并船要过3个急流,故需两天两夜。

我们上海知青有10人,都是196310月份进队的,当时航运队一下子由原来的11人增加了到21人。

1965年底,师部决定将航运队划归185团,并把270匹马力的“新中”轮,也拨给启用。这时,人员增加到了30多,航运队驻地在185团下五连南河码头。

我们航运队的上海知青,以队为家,以苦为荣,为保卫边疆、建设边疆无私地献出了自己的全部青春年华。我们许多动人的事迹,可歌可泣。下面我介绍的就是发生在航运队的上海知青二三事。

                    活雷锋——小陆子

小陆子,名叫陆忠秀,他是我们10位上海知青中最年轻的一个。他活泼可爱,与人为善,非常乐意帮助别人,甚至说他舍己为人也不为过。

我们航运队不仅肩负着运输货物的任务,而且还要搭载来往探亲、办事、看病的乘客,每个航次,都不下20来人。特别是上航,途中需两天两夜,由于新疆的夏天,昼夜温差特别大,到晚上,特别是半夜很冷,需穿上棉衣,仓里的有些没有准备的乘客冻得直哆嗦。这时,我们的小陆见状,总会把自己的棉衣借给乘客穿上,有时甚至把自己的棉被和褥子都借给乘客。小陆子自己睡觉没啥盖了,他便钻进我的被窝里,两人挤着睡。船上的床铺只有60厘米宽,挤得真有点难受了。但小陆子的热心助人也深深地感动了我,我还能说什么呢?

最使我感动的是一次小陆子自己病了,在团卫生队配了些感冒、咳嗽药,但当下午发现上来的乘客中,有位山东大娘,咳嗽相当厉害时,小陆子把自己配的头疼退烧药全送到大娘手里,还帮她倒水胃药。两天后,船到了布尔津码头,大娘拉着小陆子的手,激动地含着泪说:“娃呀!你心眼真好,要没有你的细心照料,我哪能好这么快啊!你真比我的亲儿子还亲哩!”

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可小陆子每个航次都如此;年年如此;几十年后的今天,他还是那样乐于助人。

难怪从185团返沪的上海知青,一提起陆忠秀,没有一个不举起大拇指说:“小陆子、呱呱叫!”

                       危险时刻冲在前 

张海桐,在航运队人称“小老虎”,是位快人快语的爽快人,他每次都是脏活重活抢着干,危险时刻冲在前。

1966年春的第一个航次,当270匹马力的“新中”轮行驶到“36”号航标处,由于洪水太大,水流太急,眼看拖的驳船就要被湍急的洪水冲进汊河时,船长刘普马上“左30度前进3”,满载货物的驳子好险拖过了汊河口,但“新中”轮却偏离了主航道,又加上它本身吃水较深,船头搁浅了。

现在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把缆绳拴在东岸边(右边)的大树上,用船头的绞盘机把缆绳绞紧,把船拖出浅滩,进入航道。

可是谁能把缆绳送上河水湍急的东岸呢?“我去!”只见张海桐边脱衣服边自告奋勇地走了出来。大家迅速地把四根缆绳连接在一起,总长度约有100米。张海桐把缆绳的头圈斜套在右肩上,跳下水向东岸游去,尽管他游泳的姿势不太雅观“狗爬式”,但他这种大无畏的精神震撼了船上的每一个人。

湍急的江水把张海桐斜冲下约50米,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缆绳拖上了东岸,只见他把缆绳围着大树绕了一圈,吃力地打了个“拖木结”。然后向我们挥挥手,意思是说“缆绳已经绑好了”。这时船上的同志们拉紧缆绳,系在绞盘机上,奋力绞紧……船慢慢地动了,此时左舷下的同志用撬杠一起撬,船逐渐离开浅谈,进入了深水区。

这次“新中”轮触礁搁浅,最后又能顺利脱险,“小老虎”张海桐功不可没。

                      三次潜水打捞汽艇

我在航运队工作5年,经历了许多事情,其中一次潜水到水下5米深处,打捞汽艇之事,如今还历历在目……

那是1966年的初夏,201汽艇从布尔津浮桥南岸边,倒着下时,因水流湍急,把汽艇逼得侧了过了,以致大量进水沉没。

这可急坏了唐其贵队长,他马上派人到十八里滩来找我,(十八里滩是布尔津往下18公里的一个地方,这段航道险滩多、航道浅、容易出事故,所以货物用汽车送到十八里滩再装船。)只听来人气喘吁吁地说:“唐队长叫你马上赶回布尔津,201汽艇翻在布尔津桥下了,现在要有人潜水下去挂上钢丝绳,才能拖上来,在航运队干这种事非你莫属哩”

我赶到布尔津后,老同志穆永俊告诉我汽艇沉没在浮桥西约40米处位置,离南岸约15米,现在已用缆绳把渡船固定在沉没汽艇的外弦边,汽艇倒卧在河底,头朝东 ,在船头处已插好了竹篙(便于下水),并固定在渡船上。并对我说:“你现在的任务是下到水底,把钢筋穿过汽艇头顶端的鼻子眼里,然后把钢丝绳套住钢筋两头,这样用拖拉机拖,就不会损坏汽艇了。”

我二话没说,迅速脱掉衣裤,下到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顺着竹竿,潜水到河底,用右手迅速把船头周围的泥沙扒掉,鼻子眼摸到了,也模糊地看到了,我此时心里一喜,快速浮出水面,并说:“快,给我钢筋!”

我拿着老穆递给的钢筋再次潜到冰冷的河底,左手抓住竹竿,右手好不容易把钢筋穿上。此时我一口气逼得够呛,便呼出半口,等我第二次露出水面时,牙齿冻得咯咯直响,浑身打颤(这河水是阿勒泰山留下的雪水,水底的水特别冷)。这时,只听唐队长大声说:“小王啊,快上来喝口酒,暖和暖和再下去。”老穆和小周一下子把我提了上来,用棉被裹住我的身子,唐队长拿了瓶白酒,朝我的嘴里倒了一口、又一口……

一会儿我觉得不怎么冷了,立即说:“我接着下!”于是我又跳进水里,右手抓住钢丝绳的圆圈头,深深地吸足了一口气,左手抓着竹竿,潜水到河底,先套住钢筋的左边,接着套右边,最后我再用手摸了摸两边的钢丝绳,已挂好无误,我顺着竹竿向上,头露出了水面,高兴地说:“成,成功了!”

在南岸久等的“斯大林80号”拖拉机,慢慢向前启动了,钢丝绳越绷越紧,一会儿,汽艇终于露出水面,它像一头水牛似的,顺着钢丝绳,乖乖地爬上岸。

尽管我冻得浑身发抖,嘴巴不断地打颤,但是我的心里却是热乎乎的,因为我为抢救国家财产——打捞出201汽艇,尽了一份力。

 

(作者  王新根  新疆兵团十师185团 上海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