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破 裤 子 (刘祖根)  

2012-11-06 16:11:04|  分类: 人物或作品介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农场连队干活时,最发愁的就是衣服戳烂、裤子磨破了。那时候农工在兵团里根本没有劳保,除了机务上的,对我们这些下大田的工人从来不发工作服,再苦再脏的活都穿自己的衣服。而一下地,那庄稼的枝枝杈杈尽磨擦衣裤,而且因为成天走着干活,又特别费鞋。记得我刚到农场时,一个“三夏”,加一个“三秋”,母亲给我做的两双布鞋就“塔斯郎”(维语:完蛋)了。

  我们刚进疆时发过一套黄军装,开始穿着还怪精神,可是质地太单薄,一下庄稼地,没几个星期,不是这里挂破了,就是那里磨烂了。于是学着老军垦的“革命传统”,这里补一片,那里缀一块,到后来,谁也认不出你到底是解放军呢,还是叫花子?

  那时候物质供应紧张,一人一年就那么一点布票,买了棉的,就添不成单的;再说,即使敞开供应,我们的工资那么低,有钱买吗?——作为上海知青,唯一的出路就靠家里接济了。

我出身不好,为了表现出和剥削家庭划清界限、认真改造思想的决心,头几年我既不回上海,也不向父母伸手,所以我的衣服就比其他知青更破烂了。好在那个时代人们不讲究穿着,越是缝缝补补越显得艰苦朴素。有一年冬天,我的棉帽子丢了,又买不起,于是把一顶单军帽缝上两个大耳朵片,再将老职工打的野兔子皮缀上,做成了一顶“布顶皮帽”,谁见谁好笑。可我也不在乎,穷啊!冻不着耳朵就行了!

  最头痛的还是裤子。

  我有好几年都在大车班工作,也叫中耕班。给庄稼中耕时,牵着牛,拉着中耕器,一天到晚在庄稼行子里奔走,一天起码走几十里地,连挂带扯地,多费裤子啊!至于拉运苜蓿、包谷杆、水稻、棉花杆时,在庄稼地里边走边装,每辆车都装得跟小山包似的,不知不觉,裤子又磨破了!

  记得最狼狈的时候,我只有一条长裤子了。这边脱下来洗,那边就没换的。而按新疆的气候和风俗,没有谁敢穿着裤衩出门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跟同宿舍的一个伙伴借裤子穿了一天,这才接上茬。穿到发工资,我狠狠心,挤出10元钱,扯了点咔叽布,请人做了条长裤。新裤子拿回来时我都高兴得睡不着,还舍不得马上穿,先压在箱子里。碰巧前些天干活时把匙串丢了。 也没有再配——即使想配,连队里哪有那么方便啊?把箱子一撬开能用就行了。

  那时,每晚都要政治学习,我们的宿舍就是班里的“会议室”,我们的床铺就是大家的座位,那些有家的老职工,鞋一脱,蜷在你铺上就开会。两天后,我发现我的那条新裤子,被别人顺手牵羊——偷走了!大家都怀疑是xxx偷的,可我也不能追着问——没证据啊! 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是我一生中在穿着上最狼狈的时候。

  回想起那时候的困境,现在我见了服装店的便宜货,总爱多看几眼,遇到合适的就买下来,如今我已有二十几条裤子了。那些旧的,破的,或者过时的,总舍不得扔掉,毕竟我们是受了多大的磨难才熬过来的知青啊!
                                                            (无论优劣,请率直评点。)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