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良知的博客

 
 
 

日志

 
 

彭印高教授系列报道之二—踏上医学之路  

2011-03-13 15:28:18|  分类: 彭印高教授系列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语:针灸经络医学专家彭印高教授,其传奇的经历,其对祖国医学宝库—中医针灸经络学的突破性贡献,令人敬仰,这一切深深震撼着我。作为曾是彭教授的上海宝山中学高中同学(他的父亲彭人海还是我的生物教师)、1965年一起进疆参加新疆建设、曾在新疆十师北屯政校、181团工程营、187团农场一起学习工作过的、对其有较多了解的战友我来说,有责任将其人其事介绍给大家。我也相信彭印高教授的奇人奇事定会引起“新友”们的兴趣。2011年3月10日,我们已将彭教授的系列报道之一—《针灸经络医学专家彭印高教授》登载在“新友”、“良知”两个博客上,引起了广泛注意,今登载系列报道之二—《踏上医学之路》

                                                          

                                                      踏上医学之路

 彭印高教授与医学有不解之缘,是我们了解他的朋友们的一致共识。在农场劳动时,那时我们就对一个还是农工的他,对医学书学起来如此孜孜不倦,对针灸治病钻得如此入魔感到不可思议!如今他已成了医学大家,在针灸经络学方面有如此大的成就,现在看来这一切不是不可思议,而是由其必然。

 彭印高教授曾跟我们谈起他小时候的一件事,也很发人深省。他大弟弟印晓一岁那一年,不小心碰撞,肩关节脱臼,疼痛不已,由于医疗条件差,当地还没有地方治,胳膊晃悠了好几天。有一天,印高叫他弟弟出去玩,无意之中猛拉了一下他的胳膊,叫一声“走”,他的大弟印晓痛得惊叫一声,吓得他父母赶快出来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不测,就这么一拉,他弟弟胳膊竟然好了,不痛了。那时彭教授才三、四岁,他弟弟的这件事给他印象特深。这可能就是他无意之中第一次“行医”吧!是他这辈子将与行医有缘吧!

 1968年8月,彭印高教授从北屯政干校分配到187团,他先后曾在187团12连、4连工作到1971年。他给人的印象就是不拘小节,睡铺上乱糟糟,床头堆满了各种书籍,看书成瘾,当然看医学书是他第一爱好。他对中医的针灸治病情有独钟,他时常一面看书,一面在自己身上寻找经络穴位扎针,体验针感;如果哪天自己有些小毛小病,他更是将其视为体验扎针效果的最佳良机。在北屯政校学到的毛主席的“实践论”、“矛盾论”以及“理论联系实际、实践出真知”等精髓,他是真正融会贯通的第一人。在12连,有一位兵团医学院分配下来大学生叫倪振贤,彭印高更是求贤思渴,拜他为师,虚心求教,从倪医生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俩也成了最好的朋友。在187团期间,他的针灸治病已在职工中有一定声誉,虽是“非法”行医,不少熟悉他的朋友在有病时,还都愿叫他扎上两针。我在二连时,患胃痛、风湿性关节炎就叫他扎过针,效果确不错。那时187团12连、4连都曾向团里推荐他当卫生员,但因他在上海的父亲,当时正被打成“牛鬼蛇神”,关在“牛棚”里,怎么可能让他当卫生员呢?

 1972年,彭印高教授因与张明华结婚商调回到181团工程营三连,他并没有因调动单位而放弃自己的追求,学医、向中医针灸经络学进军已是他不二的选择。在181团农场工作期间,他在医学领域,通过自己不屈的奋斗,在理论和实践中都有了更大的突飞猛进。1973年,苦尽甘来,自学成才、已有一定医术的彭印高教授,在“非法”行医多年、职工认可、上级不认可的时代终于有了喜剧性的突破。

 事情是这样的,那年181团决定将工程营三连改为17连,17连在远离三营营部,在号称有30万亩面积苇子湖(现已成为北疆最大的湿地)边上的叫蒙古湾的地方,那里路遥远,各方面条件极差,没有像样的一间房子,全部男职工一百多人都挤在一间半地窝子的菜窖里,人挨着人睡地铺;吃饭无论已成家还是未成家一律都在食堂打饭;食堂菜肴单调,每天就是洋芋、包包菜、青萝卜、胡萝卜和大白菜,炒菜因缺乏油几乎都是开水煮,荤腥见不到,可以说与猪食差不多。人们都不愿去,调了几个卫生员都找种种借口或理由不去。营部卫生所的周医生也不可能时常自己去那里出诊,营部又少不了周医生。最终周医生想到了17连自己不是有一个懂医的彭印高吗?何不破格叫他先干起来?于是周医生给了彭印高一个药包一个听诊器,若职工有病由他先看起来。从此17连二三百职工的健康就系在一个还不是正式卫生员、却已有上面认可的“草根医生”的身上了。彭印高教授那时每天白天劳动,下班后就业余给职工看病。一个从未经过任何培训,全靠自学懂医的人就稀里糊涂走上了行医道路,一直走到现在已有近四十年。

过了多少年后,有一次我们上海知青画家吴舜杰送给彭教授一幅画,画的就是蒙古湾的芦苇,并在上面写道:记否当年蒙古湾?彭教授怎么会忘记!他在上面欣然回了首诗:记得当年蒙古湾,风雨如晦读书难,裁得苇湖水一角,往事烟云入梦来。

 

          良 知  2011.03.13

  

  评论这张
 
阅读(10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